尤蜿伫
2019-05-08 08:16:00

距离爱康国宾登陆纳斯达克已四个月。4月9日晚,爱康国宾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正式成为国内体检第一股。近日,爱康国宾董事长兼CEO张黎刚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刚下飞机并参加完一个会议的张黎刚走进办公室,接受私人化妆师的修饰,开始为专访做准备。“他就是这样,苛求完美。”爱康国宾工作人员说。

收拾停当,张黎刚坐到记者面前:“从上市前到现在,关于爱康国宾的声音有很多,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做个回应了。”

谈起这期间在资本市场先后经历的惊喜、凶险、低潮和最后的企稳,他用一句话做了总结:“我们通过了一个很困难的考试”。

但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张黎刚说,他预见到大数据将是下一步体检行业掘金的重要阵地。已从互联网公司挖到一位主管技术的副总加入,接下来,爱康国宾将“用互联网思维发展体检。”

谈股价:美国人不好糊弄

有人看空我们,觉得美国人不懂,高估了我们。你认为美国投行的分析师和投资者都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吗?

新京报:爱康国宾上市三个月多了,截至目前,你对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有何评价?

张黎刚:目前来说还是相当满意的,现在价格比我们上市时候高出大概30%。

新京报:上市第一天收盘涨了8%,有很多不看好的声音,认为这个成绩不突出。你当时怎么想?

张黎刚:相比去年上市的企业普遍30%、40%的涨幅,8%这个成绩确实不够好。但今年是形势变了,京东也才10%。这是大环境所致,跟我们的基本面没关系。

新京报:你觉得爱康国宾的股价现在是否已经进入稳定期?

张黎刚:截至目前,股价已经比较稳定了。我们的商业模式,在美国还不存在同类独立的上市公司,可以说美国的投资者对于我们的价值是认可的,我们通过了这个“很困难的考试”。

新京报:之前有人在投资者社交媒体上质疑说,爱康国宾作为一个体检中心,在招股书里把自己包装成“医疗中心”,夸大业务范围,误导投资人。

张黎刚:在爱康国宾全国的48家体检中心里面,有几家除了体检之外一直是提供门诊医疗服务的。在以往的公司介绍中,我们一直说的就是拥有体检与医疗中心。不存在为上市标榜。

新京报:有质疑,美国人对爱康国宾的商业模式不熟悉,高估了爱康国宾。

张黎刚:有人看空我们,觉得美国人不懂,高估了我们。你认为美国投行的分析师和投资者都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吗?能因为公司的一个名称就被误导了吗?不管你怎么叫自己的公司,投资人最终看的是实际业务。

体检行业存在“赌概率”

体检是个良心饭,进来了,若没有了良心,迟早会出事情的。

新京报:经常会看到体检机构错检、漏检的报道,比如患者有已知疾病,但是在体检中心没有被查出来。公众一定程度上对专职体检机构存在“不信任”情绪。

张黎刚:体检不是万能,与到医院找医生看病全面诊断相比,由于检查手段有限,检查的结果一定是不够全面的。这个行业也确实存在一个现象,就是赌概率。

新京报:什么是“赌概率”?

张黎刚:什么意思呢?可能99%人查出来确实是健康的,但有1%的人有重大的阳性指标,但谁都不知道1%是谁。如果有些体检中心使用了低廉的设备配置、检测方法和试剂耗材,这些配置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检测出来的数据根本就不可靠,但因为有这个概率在,大部分时候也不会出事。

新京报:大部分时候不会出事,是不是意味着大家大部分时候都在“赌概率”?

张黎刚:爱康国宾不会去赌这个概率。这就是个良心饭,缺乏了这一点根本就不应该进入这个领域,而进来了,若没有了良心,迟早会出事情的。

新京报:作为消费者和投资者,如何衡量一家体检机构的水平?

张黎刚:消费者专业知识所限,很难判断一家体检机构的品质。接下来爱康国宾会定期公布设备投入,使用试剂、耗材情况,还会公布检测方法。通过这些直观数据,让大家知道我们在医疗品质上的投入。

新京报:能否举例说明?

张黎刚:比如体检肿瘤标志物检测,全球最好的试剂是罗氏的,一项测试是几十块钱,而国内很多体检中心使用的国产试剂几块钱,跟罗氏相比差价5-8倍。据了解,罗氏肿瘤标志物试剂采购量,去年国内排在爱康国宾之前的是301医院。我们排第二。

新京报:如果像你所说,爱康国宾采用了最好的试剂,成本比同行高。那为什么利润比别家还高?

张黎刚:爱康国宾的税后利润现在是11%,据我所知比其他收入规模接近我们的连锁体检中心的利润要高一些。一些同行虽然使用的设备、试剂耗材都便宜,但打折太厉害了,靠压价来抢市场,所以利润很低。我们不做大幅度的打折,希望良性循环。

用大数据监控体检医生是否合格

我们作为体检中心真的需要每一个医生都必须是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吗?我觉得这个没有必要。

新京报:公立医院的体检中心有很多,其他的私立体检机构也已经遍地开花,爱康国宾的位置在哪里?

张黎刚:301、协和,这些知名公立三甲医院的体检中心,体检平均价格会在几千块以上,国内大部分企业都没有这么高的预算。中间消费层,体检预算从400元到1500元之间这一段,知名的三甲医院其实并不想做,小的医院又没法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个层次的服务正好是爱康国宾可以来填补的。

新京报:现在有一个现象,单位把体检当做福利发给员工,员工才去消费;如果自己感觉身体可能有隐患,有检查的需要,大多数人还是会去公立医院排队,而不是选择私营体检机构。

张黎刚:首先一定要明确一个概念,体检机构和医院所解决的需求是不同的。体检机构面对的是健康人群,是蜻蜓点水式的全面筛查,而非有针对性的诊断。

说到医疗机构的公立和私立,这里面有个信任度的问题。在美国,私营医疗机构意味着高质量,在中国恰好相反,社会更相信公立医院。这是有历史原因的,国内第一批进入医疗领域的民间资本有着不光彩的经历,导致整个社会对于私营医疗机构不够信任。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但是我相信只要坚持高标准,最终会被认可。

新京报:现有医疗体制也造成了没有太多名医到私立医疗机构去,爱康国宾如何弥补这一点?

张黎刚:这个我们也在思考。在公立医院,最好的医生一定是做手术的外科医生,并不是做体检的。我们作为体检中心真的需要每一个医生都必须是副主任医师以上的专家吗?我觉得这个没有必要。

我们有其他方式来弥补,比如通过大数据对医生的业务进行内控,监测每一个医生的检出率,从而判断该医生是否合格。除此之外,定期请专家过来对我们的医护进行继续教育。